同股不同權、T+0及漲跌停限制 券商關注科創板制度框架四大焦點 2018-12-05 11:08 科德投資
分享到:
科德投資APP
方便,快捷 手機查看科德咨詢 尊重咨詢共享財富
  •   中國證券報記者從券商人士處獲悉,科創板首批上市企業可能以具有核心科技實力的企業為主,有盈利能力要求,預計上市時間或在明年兩會前后;后續上市企業可能適當放寬盈利要求;隨著企業分批上市,可能設立科創板指數。此外,監管層可能鼓勵股權承銷規模靠前的頭部券商承攬科創板企業的上市發行工作。
     
      科創板能否試行“同股不同權”公司上市也成為券商熱議的焦點,“同股不同權”面臨相關法律修訂的問題。券商人士建議,交易制度在與國際接軌的同時,也需結合中國實際。此外,科創板將考驗投行綜合實力。
     
      “同股不同權”有現實需求
     
      “科創板的設計可能參考納斯達克和港交所。”某券商人士說。
     
      發行制度層面,科創板是否允許“同股不同權”(一般為AB股結構)企業上市引起市場熱議。“AB股的設計結構,一方面保證了投資者的受益權,另一方面保證了創業者充分的控制權,在科創類企業和海外都有廣泛應用。考慮到這一優點和海外市場經驗,科創板很可能接受這種結構。”中信建投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張玉龍表示。
     
      華東某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劉力(化名)認為,首先,其他市場有類似經驗,港交所已通過修改上市規則接受“同股不同權”創新公司上市;其次,符合國家戰略支持的很多創新類公司普遍存在AB股結構(包括不少已在海外上市的公司),如不做出調整,將直接影響該類企業在A股上市。
     
      “當然,接受‘同股不同權’涉及《公司法》修訂,存在不確定性。”劉力說。
     
      “‘同股不同權’公司的上市有現實需求,但涉及到法律、制度層面,需要修改的東西不少,程序可能比較繁瑣,短時間內完成的難度較大。”中部某券商投行業務負責人張軍(化名)表示。
     
      某券商人士指出,“同股不同權”的設計使得公司在保持團隊控制力的條件下,盡可能地吸收社會資本,有利于企業發展,但同時涉及到投資者保護等法律問題。
     
      交易制度需結合實際
     
      交易制度層面,華鑫證券私募研究中心總經理傅子恒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科創板在二級市場交易環節規則方面,應當與成熟市場接軌,實行T+0、無漲跌幅限制的交易制度,以保持二級市場相對的活力與效率,這是吸引潛力科創企業和成熟資金進入科創板融資、投資的保障。
     
      不過,張玉龍預計,科創板在交易層面或與上交所現有制度相近,仍執行T+1和漲跌幅限制,但是杠桿交易是允許的,同時增持和減持信息披露會非常嚴格。對未盈利上市企業,可能設置盈利后才能減持的相關規則。
     
      南方某中型券商人士認為,科創板的交易制度或仍實行T+1,保留漲跌幅限制,但漲跌幅限制可能適當提高至20%,并允許適當加杠桿。
     
      “從二級市場投資角度看,為防止過度投機,加杠桿制度與增減持制度的設計應當慎重,并與主板市場有所區別,畢竟科創板實行注冊制,按照發達國家的經驗,退市將是常態,甚至可能在某一段時間退市公司數量超過上市公司數量,所以風險較大。應當在源頭上防止過度投機,嚴格控制杠桿交易。”傅子恒表示,為滿足股權設計、股東平衡與流動等方面需要,可允許大股東在嚴格遵從制度規則的前提下進行增減持,但規則制定要比主板嚴格。“應當鼓勵增持、限定減持,以順應創業型公司對股東與管理層穩定更加依賴的事實,同時有助于杜絕上市公司大股東從一級市場操縱股價的行為。”傅子恒說。
     
      “科創板可以采用與國際接軌的交易制度,但要結合中國的實際。”張玉龍表示。
     
      在風險防范和投資者保護方面,傅子恒認為,應從事前、事中、事后三個方面進行強化。首先,對于科創板上市公司,要進行事前的廣泛宣傳、充分的信息披露與“買者自負”的風險提示,將投資者保護工作盡量“前移”。
     
      其次,在市場交易過程中,應嚴厲打擊虛假信息、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各類違法行為,為市場交易創造公平、公正的環境。最后,要強化“事后”監管,對于市場違法、違規行為,可以設計保護投資者的案件訴訟制度,以此形成對各類市場違法行為的有效威懾。
     
      張軍認為,現階段科創板的核心任務是實現資本市場對科技創新企業的支持,在根本上是要解決國家發展高科技、發展新動能的戰略問題,并通過注冊制的增量改革推動中國資本市場健康發展。
     
      “對于科創板,社會各個層面賦予了太多希望和太多改革要素。改革不會一蹴而就,需逐步推進。時機成熟時,步子可以邁大一些。如果剛一開始就設計得太復雜,可能并不好,順利推出才是最重要的。”張軍說。
     
      考驗投行綜合實力
     
      某大型券商投行業務相關負責人表示,科創型企業的核心競爭力與業務發展動力來自其強大的創新能力,而支撐這些創新活動需要投入大量市場調研、技術研發、人才儲備等資源,其背后是長期的大量資金投入。因此,科創型企業前期可能面臨持續虧損,即使度過初創期進入收入爆發式增長階段,相當長的時間內仍然會面臨虧損的壓力。
     
      申萬宏源相關負責人表示,對于科創型企業,不能單純地用虧損、凈利潤等指標進行估值。在發行定價方面,科創板取消市盈率固定倍數的限制勢在必行,未來或引入市銷率、市凈率等多元化定價因子。對投行來說,最大的難點和挑戰在于需要在保證科技創新企業合理估值的基礎上,避免將發行價格定得過高而偏離價值投資范疇。
     
      此外,注冊制更加強調中介機構的主體責任,對投行綜合實力的考驗更加嚴峻。
     
      上述申萬宏源相關負責人表示,在注冊制環境下,更注重企業價值的發現,尤其對于科創企業,其行業和技術領域具有不同尋常的創新性和專業性。相應的,投行將逐漸走向專業化分工、針對不同行業提供專業服務。
     
      “科創企業通常會經歷高速成長階段,私募融資、發行上市、再融資和并購服務的需求可能切換很快且沒有明顯階段性特征,要求投行能夠為這些企業提供全生命周期的綜合金融服務,與創新企業共同成長。”上述申萬宏源相關負責人表示。此外,科創板試點注冊制后,在符合監管原則前提下,投行業務可與直投業務相結合,憑借對企業未來價值的判斷能力提升券商整體盈利能力。
     
     
    文章來源:中國證券報
     
     
  • 風險提示:本公司承諾提供專業咨詢服務,但不承諾投資者獲取投資收益,也不與投資者約定分享投資收益或分擔投資損失。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法律法規
同股不同權、T+0及漲跌停限制 券商關注科創板制度框架四大焦點
2018-12-05 11:08
  中國證券報記者從券商人士處獲悉,科創板首批上市企業可能以具有核心科技實力的企業為主,有盈利能力要求,預計上市時間或在明年兩會前后;后續上市企業可能適當放寬盈利要求;隨著企業分批上市,可能設立科創板指數。此外,監管層可能鼓勵股權承銷規模靠前的頭部券商承攬科創板企業的上市發行工作。
 
  科創板能否試行“同股不同權”公司上市也成為券商熱議的焦點,“同股不同權”面臨相關法律修訂的問題。券商人士建議,交易制度在與國際接軌的同時,也需結合中國實際。此外,科創板將考驗投行綜合實力。
 
  “同股不同權”有現實需求
 
  “科創板的設計可能參考納斯達克和港交所。”某券商人士說。
 
  發行制度層面,科創板是否允許“同股不同權”(一般為AB股結構)企業上市引起市場熱議。“AB股的設計結構,一方面保證了投資者的受益權,另一方面保證了創業者充分的控制權,在科創類企業和海外都有廣泛應用。考慮到這一優點和海外市場經驗,科創板很可能接受這種結構。”中信建投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張玉龍表示。
 
  華東某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劉力(化名)認為,首先,其他市場有類似經驗,港交所已通過修改上市規則接受“同股不同權”創新公司上市;其次,符合國家戰略支持的很多創新類公司普遍存在AB股結構(包括不少已在海外上市的公司),如不做出調整,將直接影響該類企業在A股上市。
 
  “當然,接受‘同股不同權’涉及《公司法》修訂,存在不確定性。”劉力說。
 
  “‘同股不同權’公司的上市有現實需求,但涉及到法律、制度層面,需要修改的東西不少,程序可能比較繁瑣,短時間內完成的難度較大。”中部某券商投行業務負責人張軍(化名)表示。
 
  某券商人士指出,“同股不同權”的設計使得公司在保持團隊控制力的條件下,盡可能地吸收社會資本,有利于企業發展,但同時涉及到投資者保護等法律問題。
 
  交易制度需結合實際
 
  交易制度層面,華鑫證券私募研究中心總經理傅子恒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科創板在二級市場交易環節規則方面,應當與成熟市場接軌,實行T+0、無漲跌幅限制的交易制度,以保持二級市場相對的活力與效率,這是吸引潛力科創企業和成熟資金進入科創板融資、投資的保障。
 
  不過,張玉龍預計,科創板在交易層面或與上交所現有制度相近,仍執行T+1和漲跌幅限制,但是杠桿交易是允許的,同時增持和減持信息披露會非常嚴格。對未盈利上市企業,可能設置盈利后才能減持的相關規則。
 
  南方某中型券商人士認為,科創板的交易制度或仍實行T+1,保留漲跌幅限制,但漲跌幅限制可能適當提高至20%,并允許適當加杠桿。
 
  “從二級市場投資角度看,為防止過度投機,加杠桿制度與增減持制度的設計應當慎重,并與主板市場有所區別,畢竟科創板實行注冊制,按照發達國家的經驗,退市將是常態,甚至可能在某一段時間退市公司數量超過上市公司數量,所以風險較大。應當在源頭上防止過度投機,嚴格控制杠桿交易。”傅子恒表示,為滿足股權設計、股東平衡與流動等方面需要,可允許大股東在嚴格遵從制度規則的前提下進行增減持,但規則制定要比主板嚴格。“應當鼓勵增持、限定減持,以順應創業型公司對股東與管理層穩定更加依賴的事實,同時有助于杜絕上市公司大股東從一級市場操縱股價的行為。”傅子恒說。
 
  “科創板可以采用與國際接軌的交易制度,但要結合中國的實際。”張玉龍表示。
 
  在風險防范和投資者保護方面,傅子恒認為,應從事前、事中、事后三個方面進行強化。首先,對于科創板上市公司,要進行事前的廣泛宣傳、充分的信息披露與“買者自負”的風險提示,將投資者保護工作盡量“前移”。
 
  其次,在市場交易過程中,應嚴厲打擊虛假信息、內幕交易、操縱市場等各類違法行為,為市場交易創造公平、公正的環境。最后,要強化“事后”監管,對于市場違法、違規行為,可以設計保護投資者的案件訴訟制度,以此形成對各類市場違法行為的有效威懾。
 
  張軍認為,現階段科創板的核心任務是實現資本市場對科技創新企業的支持,在根本上是要解決國家發展高科技、發展新動能的戰略問題,并通過注冊制的增量改革推動中國資本市場健康發展。
 
  “對于科創板,社會各個層面賦予了太多希望和太多改革要素。改革不會一蹴而就,需逐步推進。時機成熟時,步子可以邁大一些。如果剛一開始就設計得太復雜,可能并不好,順利推出才是最重要的。”張軍說。
 
  考驗投行綜合實力
 
  某大型券商投行業務相關負責人表示,科創型企業的核心競爭力與業務發展動力來自其強大的創新能力,而支撐這些創新活動需要投入大量市場調研、技術研發、人才儲備等資源,其背后是長期的大量資金投入。因此,科創型企業前期可能面臨持續虧損,即使度過初創期進入收入爆發式增長階段,相當長的時間內仍然會面臨虧損的壓力。
 
  申萬宏源相關負責人表示,對于科創型企業,不能單純地用虧損、凈利潤等指標進行估值。在發行定價方面,科創板取消市盈率固定倍數的限制勢在必行,未來或引入市銷率、市凈率等多元化定價因子。對投行來說,最大的難點和挑戰在于需要在保證科技創新企業合理估值的基礎上,避免將發行價格定得過高而偏離價值投資范疇。
 
  此外,注冊制更加強調中介機構的主體責任,對投行綜合實力的考驗更加嚴峻。
 
  上述申萬宏源相關負責人表示,在注冊制環境下,更注重企業價值的發現,尤其對于科創企業,其行業和技術領域具有不同尋常的創新性和專業性。相應的,投行將逐漸走向專業化分工、針對不同行業提供專業服務。
 
  “科創企業通常會經歷高速成長階段,私募融資、發行上市、再融資和并購服務的需求可能切換很快且沒有明顯階段性特征,要求投行能夠為這些企業提供全生命周期的綜合金融服務,與創新企業共同成長。”上述申萬宏源相關負責人表示。此外,科創板試點注冊制后,在符合監管原則前提下,投行業務可與直投業務相結合,憑借對企業未來價值的判斷能力提升券商整體盈利能力。
 
 
文章來源:中國證券報
 
 
風險提示:本公司承諾提供專業咨詢服務,但不承諾投資者獲取投資收益,也不與投資者約定分享投資收益或分擔投資損失。 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分分快3和值算法